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高家一家亲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来自那美克星的大腿》。

    也就是说,在11月5日零点的比赛结束后,第二轮赛事要到11月7日才会进行,而第二轮的对阵名单将到11月6日上午八点再公布。
    因此,五号的整个白天到六号上午,算是一个休赛日。
    这一整天的时间,除了让杀入复赛的选手们休息备战之外,也可以让那些身为观众的广大玩家有时间去消化一下前一天的战报。
    在第一轮的比赛中,受到讨论和关注多的自然就是地狱前线对尸刀二番队的那场了。
    论从结果还是过程来看,这场比赛都是出人意料的。
    尸刀的确是用了违规手段,这一点……只要是圈内人士,就算不能百分之百确信,基本也略知一二;但也正因为如此,他们都很清楚……尸刀的那些玩家并不好对付。
    从明面数据上来讲,尸刀的玩家坐拥整个工作室的资源,这是休闲玩家比不了的;从玩家个人能力来讲,这帮用了药的家伙都属于那种“绝不会自我崩溃”的类型,战力也都是一线水准;再从队伍的配合程度来讲,尸刀的十三支队伍统统是由光脑筛选搭配,所有队员的角色属性都是合理互补的。
    然而,就是这样一支队伍,被地狱前线轻松零封……实际战斗中的实力差距大到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和其他队伍的比赛做一下对比,这场比赛打得真是一点都不“精彩”。
    给人的感觉就是……地狱前线的四人去刷了个团队副本,顺便收拾了一下尸刀二番队的四名队员。
    这样的一场对局,结合封不觉在比赛中的一些言行,疑让尸刀工作室在那些一般玩家群体中的评价大幅降低……
    如果说络是一只形的恶魔,信息就代表了这个恶魔用之不尽的魔力。后者很像是癌细胞。一旦扩散,几乎就法再完根除。
    很多人在看过这场比赛后就去上搜索了“尸刀”、“作弊”、“违规”、“禁药”之类的关键词,然后……他们就路人转黑了。
    其实。关于尸刀的各种负面本来就摆在那儿,对他们也没有太大的影响。因为其他的工作室一样会被人黑,那些负面的评价究竟是真是假,反正局外人是不知道的……民们只是看个热闹罢了,天大的事儿也会被时间冲淡,何况是这类鸡毛蒜皮、事不关己的小事情。
    再者,如今这年代,同一行业的竞争对手之间通过络水军互相挤兑的事情每天都在上演,说是常态也不为过。除了少部分的傻瓜。人们早已习惯并看透了这种模式。所以说……尸刀本来也并不怕别人说他们什么。
    可是……封不觉这次在比赛里干的事情,确实是产生了一定的影响的。因为他不是什么匿名id路人甲,也不是在什么论坛贴吧之类的地方对尸刀说三道四……他是以一个知名玩家的身份,在一场关注度极高的、时下热门游戏的焦点赛事中、公开地、明确地讲尸刀如何如何。
    再往深了说,他封不觉还不仅仅是个“知名玩家”,如今在思睿集团的宣传攻势下,他至少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作家了,说是公众人物也不为过。
    这么一看……尸刀工作室要是不作出点回应什么的,在外人看来就跟“默认”了自己的违规行为一样。
    …………
    十一月五日,下午两点。
    咚咚咚——咚咚。
    有人敲响了封不觉的家门。
    觉哥走到门口。都没从猫眼往外看,就打开了门;都没正眼朝门外瞧上一眼,就转过身去念道:“鞋箱里有鞋套。你自便。”
    “怎么?现在进你家要套鞋套了?”欧阳笕虽是这么问着,但还是照做了。
    “这地板呢……”封不觉拉长了嗓门儿回道,“若雨上午刚刚扫过拖过,你要是踩出一地皮鞋印的话,明年的今天我肯定来你坟头上香,还亲手折一箱锡箔元宝烧给你。”
    “啊……可以理解。”欧阳笕说着,已经穿好了鞋套,“有一回我加班晚了回到家,我老婆刚把厨房收拾干净。在微波炉里给我留了晚饭;但我不知道,自己去冰箱里拿了点东西做了吃了。还把厨房弄得一塌糊涂……”他顿了一下,脸上闪过些许痛苦的表情。“于是第二天……我家就添了一辆车。”
    “真是个好故事。”封不觉道,“所以……我们讨论的究竟是‘要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还是‘永远别得罪你的女人’呢?”
    说话间,他已悠然地瘫坐在了沙发上。
    “嗯……也许是‘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吧’。”欧阳笕紧随其后,与觉哥对面而坐。
    此言落后,两人沉默了数秒,接着……他们几乎在同时,突然地爆发出了一阵癫笑。
    看到如此厚颜耻的二人,一旁的阿萨斯在心中默默吐槽道:“这俩货死后要是不下地狱……我的名字从此就倒着写。”
    “对了,今天又是什么事儿啊,居然动了‘三长两短’方案(其实三长两短指的就是他刚才的敲门方法,这是他和封不觉之间的暗号之一)。”还是欧阳笕先止住了笑意,将话题带向了正轨。
    “哦?今天这么就进入正题了吗?”封不觉道,“我以为现在还是‘见面后先通过互相挖苦来试探一下彼此的舌战水平成长到了什么境界’的阶段呢。”
    “呵呵呵……”欧阳笕微笑道,“我再次提醒你一下,老子我可是按时间收的,不要以为咱俩交情还不错,我就会提供你的法律咨询。”他单手托腮,接道,“想要找男人聊天,你可以找心理医生、或者牛郎……”
    “好吧,那就说事儿吧……”封不觉念叨了一句,递给了欧阳笕一个平板,“大概就是……有个叫‘尸刀’的游戏工作室,他们公司的法务部联系到了思睿集团,指明要找我的麻烦……”他用手指了指平板的画面,“这个是安大小姐转发给我的邮件,上面附有对方的原文。”
    话至此处,觉哥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诶~对了,心理医生和牛郎不也是按时收的吗?”未完待续
   nbs
   nbs
   nbs
   nbs
   nbs
   nbs
   nbs
   nbs
   nbs
   nbs
   nbs
   nbs
   nbs
   nbs
   nbs
   nbs
   nbs
   nbs
   nbs
   nbs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高家一家亲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来自那美克星的大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小说内容>相关阅读More+

我和妈妈给爸爸

能又柔

然後馬上搖搖道:“沒有,樣的人沒有,周圍沒這樣的友。

做头未删减版中字

翼乃心

所以她也采取了“先免試用,再下單購買”的法,她要到了三四十個系要好作家的快遞地址全是小神級及以上的作,然後從徐明那對應購了三四十件‘絕對清新氣’,再在快遞點根據些地址,一個個的寄了去……足足寄了半天

嫩草最新影院

似巧烟

拿出手機一看,原是有客人在他的網裏下單了

火影忍者纲手的淫监狱漫画

冒甲辰

這麽大的房子,用量是多少

找个操逼的正在操逼男男免看一下

诸葛红波

“真·有機蔬菜在這裏。

操逼剧情片

丘孤晴

房間內,藍夢欣快速掛了電話,感覺自己臉燙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