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白芳的奶水小说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激斗!》。

    浩海荒岛,战开新章。
    在万千观众惊愕的注视中,封不觉不但剃光了自己的头发,还顺手把身上的外套也给脱了。
    很显然,完全“超限界”的觉哥,此刻已不再受到系统对于“服装”的限制,只要他愿意,把裤子脱了都行……
    而看到觉哥变化的鬼骁,其脸上的惊讶表情也只持续了短短几秒而已,很快,他就接受了这个设定。
    “哼……这就对了……”鬼骁一边笑着,一边也抓住了自己肩上的衣物,并甩手将那写着秩序工作室LOGO的白色大衣给甩了出去,“不这样就没意思了……”
    他,这是在用行动告诉觉哥,自己也早已踏入了与对方相同的境界。
    “你就不考虑把你的那些召唤生物先给叫出来吗?”封不觉说话间,又解开了自己锁骨附近的那颗衬衣纽扣,随后就把两边的袖子都挽到了手肘附近。
    “不着急。”鬼骁应道,“我要先试试你大概是个什么水……”
    嘶——
    最后那个“平”字出口的刹那,鬼骁的身形已经闪现到了觉哥的面前,并对着后者的面门使出了一记飞踢。
    但,同一瞬,封不觉也犹如先知先觉般偏过了头,堪堪避过了这一击。
    紧接着,只听“啪”的一声,觉哥单手一攫,抓住了正从自己肩头掠过的那条腿,把鬼骁往天上一甩。
    “把我扔上天……想必是打算对我用某种远程光束技吧……”倒飞而起的鬼骁,心中即刻想道,“哼……可笑,踏空借力这种事,难道我会做不到吗?”
    念及此处,他便欲踏空变向,然而……刚出第一脚,他就感到了异常。
    那是一种奋力运起一拳却挥中空气的感觉,力量输出后,原本应该传回来的“实感”并未出现。
    “这是……”鬼骁的战斗本能毋庸置疑,那电光火石之间,他立即用数据视角确认了自己中了什么招,“……【失重接触】!”
    对于这招,鬼骁是很熟悉的,这是伴随了【湿婆】很久的一个称号技,【诸神】作为【秩序】的直接竞争对手,有关他们老大的数据……就算鬼骁没用数据视角看过,在比赛录像中、工作室提供的资料中,也势必会了解到。
    所以,鬼骁很清楚此技能的原理及破解方法——想要抵抗【失重接触】,必须使用“舞空术”那类飞行能力才行,用“踏空而行”这种本质上还是“借力”的方法是行不通的。
    但很遗憾,鬼骁并没有纯飞行能力……而这点,封不觉自然也是一清二楚。
    “神……”一秒后,鬼骁惊魂未定,觉哥的话语声便已响起。
    鬼骁闻声,低头疾望,惊觉对方的脚边不知何时已多出了一个小瓶子,且瓶口的木塞已经拔下。
    “糟了!”见状,鬼骁立刻猜出了对手的企图,暗道了一声糟。
    “封……”但封不觉的招式已经成型,且鬼骁也没有躲闪的余地了,“……波!”
    喝声起时,【神封波】的光束便冲天而起,直击鬼骁之身。
    这S3都已到决赛了,封不觉“能用所有技能”的事无疑也是路人皆知,但没有人想到,这个在赛前叫嚣着要跟对手“分个高下”的男人……居然一开场居然就用了“强制封印”这种手段。
    这一招要是真玩儿成功了,被封入瓶子的鬼骁等于就是待宰羔羊……觉哥接下来只要对着瓶子裸凹一个威力足够秒人的攻击技,就能把处于能量状态、无法做出任何防御行为的对手瞬间秒杀。
    当然了,鬼骁……也不是那么容易被算计的。
    所谓“最强”,就是得在面对任何状况时,都能有应对的办法;防守中无懈可击,进攻时无坚不摧,方可战无不胜。
    眼瞅着光束袭面而来,鬼骁心念一动,口中大喝:“STAND!”
    喝声刚起,一个身高两米、马首人身、身着黑甲、腰佩巨剑的生物便出现在了鬼骁身前,抢先接触到了神封波的能量。
    【名称:召唤术——踏夜(替身类)】
    【技能卡属性:主动技能,永久掌握】
    【技能类别:召唤】
    【效果:召唤一个踏夜(替身类的召唤物可随时召出或解散,无冷却时间、持续时间以“持久力”为基准,非复数型替身不可多重召唤)】
    【替身能力值:破坏力A,速度A,射程B,持续力A,精密性C,成长性B】
    【替身能力:无双剑术(极强的战斗能力)/深渊之躯(对一切暗属性攻击免疫)/钢铁意志(几乎不受任何精神系能力影响)】
    【消耗:集中精神即可唤出】
    【学习条件:开启召唤与灵术专精;被“箭”射穿或损伤/被植入替身“DISC”/曾去过“恶魔掌心”地带/装备过“圣者遗体”】
    【备注:传说在某个连恶魔都无法涉足的深渊世界中,存在着一种黑色的马,它们被称为“狂奔的黑夜”,是深渊中最活跃、最纯粹的力量的具象化体现;某日,一个来自另一时空的、被称为“深渊漫步者”的灵魂来到了这个世界,经过了漫长的岁月,他与“狂奔的黑夜”产生了共鸣,他的灵魂与这份力量融合,名为“踏夜”的深渊狂战士就此诞生。】
    鬼骁会叫出这个召唤物,并非因为踏夜是最适合用在此处的,而是因为踏夜是他所掌握的唯一一个能“瞬间出现、且位于玩家身前”的召唤生物。
    可以说,此乃无奈之举,但无论如何……这能解燃眉之急。
    由于神封波只能作用在命中的第一个生物身上,踏夜的突然出现,让封不觉陷入了两难之境,他要么就干脆取消技能,要么就硬着头皮姑且把踏夜封住再说。
    权衡之下,他自然还是选择了后者;因为替身这种召唤物,都有着“替身受到的伤害会反馈在本体上”的基本特性(也有例外,比如复数型替身,但鬼骁的替身不属于这种情况),所以……如果他能把踏夜封印起来并秒杀掉,一样可以造成鬼骁死亡。
    然……鬼骁又岂会让他如愿?
    当踏夜进入神封波的能量流时,鬼骁的本体就已经开始行动了。他可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替身被对方封入瓶子里去,晃眼之间,他已从行囊中取出一物,朝着觉哥的所在猛力掷出。
    他掷的倒也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就是一般的浓缩爆炸物而已。这个爆炸物的威力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炸不死60级玩家的(除非这名玩家在被爆炸物糊脸时身上一件防具都没有且不做任何防御),不过,要炸碎一个瓶子,用这件道具是绰绰有余了……
    嗖——
    破风声起,爆炸物应声而来。
    虽然鬼骁无处借力,但依靠他自身手臂甩动的力量,要完成这次“掷弹”也很轻松。
    而封不觉这边……因神封波必须用双手使出,他这会儿只得用脚来应敌。
    说时迟,那时快,但见觉哥左腿一闪,一道岚脚的斩击便飞了出去,精确地迎上了飞来的道具。
    砰!
    下一秒,爆炸声便在半空响起,震波和火焰四泄而出。
    尽管封不觉的反应和出脚都已是快得不能再快了,但爆炸的余波还是成功将地上的瓶子震碎……如此一来,神封波便失去了封印的容器,形同失效。
    可觉哥见状,却是面不改色,仍然放完了整个技能,将承载着踏夜的能量流引向了自己的面前。
    “呵……”在天上看着这一幕的鬼骁笑了,并放话道,“干什么?想跟我的替身打近身肉搏?光看也知道他的肉体强度比你……”
    嘭——
    他话音未落,封不觉已是一拳击出。
    拳锋轰至之刹,踏夜还想交错双臂去格挡,奈何……他刚从神封波里出来、立足未稳,且速度上也比玩家慢一线,故而没挡住。
    结果,觉哥的这一击,结结实实地打在了踏夜躯干的中心,大致是胃所在的地方……并轰出了一个圆形的、对穿的大窟窿。
    “可惜啊……”封不觉施出这一记【至拳】后,还用十分慵懒的语气嘲讽道,“你的替身若是和你一样矮,我这拳就能直接打到脸了吧。”
    与此同时,半空中的鬼骁已是脸色惨白、话都说不出来了;毫无疑问……此时他的躯干上,也和踏夜一样,多出了一个窟窿。
    这一刻,剧烈的疼痛和更为剧烈的愤怒并没有妨碍鬼骁做出正确的判断,他立即心念一动,解散了替身,避免受伤的踏夜再遭到觉哥的追击。
    “我想这一拳足以让你明白……跟我打的时候,放出‘替身’这种‘会将损伤反馈到本体上’的召唤物是有巨大风险的。”看着踏夜从眼前消失,封不觉丝毫不感到意外,依旧是语气悠然。
    另一边,鬼骁花了几秒,用【否决之右手】修复了身体的损伤,并快速调整好了呼吸。
    只是,他喘上气之后,没有第一时间去回应关于替身的话题,而是吼道:“你刚才说谁矮呢!”
    “这儿就你一个矮子,我还能是说谁啊?”觉哥虚着眼,拉长了嗓门儿回道。
    “我呸!谁矮了?”鬼骁反驳道,“你这个秃子!有什么资格说我?”
    “哈?”封不觉闻言,神情一变,死鱼眼当时就瞪起来了,“说谁是秃子呢?我只是为了阐述‘即便算上头发的高度你也不如本大爷高’这一事实,所以直观地向大家展示一下哥的净海拔而已。”
    “少扯淡!你分明就是用剃头这一行为来进入‘超限界’领域!”鬼骁高声喝道,“以秃为代价变强!这么没品的事情也只有你做的出来了!”
    “哈?”封不觉脸一歪,“没品?”他挑眉回道,“秃头可是男人的大敌啊,这么有觉悟的行为你竟称之为没品?牛奶喝得顶着肺了吧你?”
    “喝牛奶关你【哔——】事啊!我就爱喝不行吗?”话到了这个份儿上,鬼骁也开始爆粗了。
    “哦,这样啊……”封不觉说着,忽然伸手从行囊里拿出了一包零食,撕开包装就往嘴里放了一根。
    “你……干……什……么?”鬼骁一字一顿地问道。
    其实在准备阶段,他就已经把封不觉行囊里有些什么东西都看遍了,而让他感到颇具槽点的一件事就是……在这等大赛的决赛中,封不觉的行囊里居然还装着零食。
    要知道,就算是【秩序】的那位“抽喝烫”,也不至于在决赛里带那种东西;任何一个正常的玩家,在这种场合,必然都会利用好行囊里的每一个空格,放上有用的东西。
    可是……封不觉不但带了零食,此刻,他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大模大样地吃了起来。
    “怎么了?”觉哥听到鬼骁的问题后,贱魅一笑,回道,“只准矮子喝牛奶,不准秃子吃海带啊?”
    他这句话说出来之时,观战空间中的若雨不禁低下了头,并单手掩面,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嘶吼:“啊——”
    因为了解觉哥,所以若雨才会有这种反应。
    片刻后,不止是若雨,还有很多人……当然也包括鬼骁,也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封不觉在“干什么”了。
    说白了……这一切,都是他事先就设计好了的。
    他为什么会特意在这场比赛里带上一包海带干?那是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想好了要用上这玩意儿;从对阵开始,到他找机会说出那句有关鬼骁身高的台词,再到接下来的对话内容……所有的诱导、准备,都是为了让他把那句“只许矮子喝牛奶,不准秃子吃海带”说出来。
    觉哥不惜将自己称为秃子,也要将鬼骁是“矮子”这件事强行坐实了……真可谓——比赛可以输,鬼骁必须矮。
    或许有人会问:“为什么他非要花费这番心思做这种在旁人看来极其无聊的事呢?”
    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已经输了。
    封不觉想“贱”别人一下,需要理由吗?只要他觉得值得、或是能从中得到乐趣,那就足够了。
    “你这家伙……”两人对话之际,鬼骁已从失重接触的效果中解脱出来,落回了地面;但是,他的理智,却没有跟他一起落地。
    有些招式……恰是需要适当地舍弃理智才能发动的,就比如他现在正要用的这招。
    “啊——”站定后的鬼骁做了个类似扎马步的动作,其两腿分开微屈,双手握拳弯曲、贴于腰肌,然后……他就开始长吼。
    “Ho~这就要变了吗……”封不觉望着对手,悠然如故,口中还念念有词,“超级赛亚人……”
    是的,觉哥不是在开玩笑,鬼骁确实拥有着【超级赛亚人】这么一个S级的变身技;只不过……他还从来没有在任何公开场合展示过。
    不展示的原因无非两个:其一,为了保密;其二,没有必要。
    试问,一个用常态就能吊打【湿婆】那种顶尖高手的玩家,有必要变身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但此时此刻,在这终极的一战中,面对【疯不觉】这样一个对手……这两个原因,都已不存在了。
    “啊——”鬼骁长吼的同时,金色的斗气冲天直起,怒绽云涡;暴虐的能量使整个战场从地面到空气都开始震颤,就连隔着屏幕的观众们都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凶狂魄力。
    然,就站在鬼骁前方十米开外,直面那股力量的觉哥,却是一脸淡定地看着对手,并慢条斯理地往嘴里送着海带干。
   nbs
   nbs
   nbs
   nbs
   nbs
   nbs
   nbs
   nbs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白芳的奶水小说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激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小说内容>相关阅读More+

兽兽艳门照

局土

目前,证监官网尚未披天元律所被案调查的原,到底发生什么?比亚半导体顺畅IPO之路被叫停比亚迪半体成立于2004年,自成立以来,以规级半导体核心,同步动工业、家、新能源、费电子等领的半导体业发展

欧美乱妇20

势甲申

2021级新生报到工作的具安排由学校另通知

欧美精品视频

城寄云

东风日产的展台C位车型必然是全新奇骏,于全系换装三缸发动,该车近期的热度非高

一女n男重口辣文

钟离江洁

按照国家相关规定,校外培训机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三月的费用

男女啪啪视屏

第五金磊

侯某说这个男孩不是他亲生的,第一任妻子出轨后与别人生的,后离了婚

美女张开腿

慕容辛

他的母亲葛女士回忆除了一句妈妈我回来,他别的什么也没说把衣服一脱往门口一,跑去洗澡